您目前访问的网站已经过中国网监部审核,请放心浏览

医院资质查询: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 院内新闻 >

做男科医生要有责任感

文章来源:深圳昆仑医院发布时间:2017-01-16

  设备可以影响学科的走向,也会影响病人的命运。一次跟主任聊天,他开玩笑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手了,以前如果触诊觉得肿块是良性的,会嘱咐病人随访观察,可现在万一把恶性的当作良性的,那可能要吃官司的啊!看着他这双富有传奇故事的手,我不禁感到一丝悲凉,在没有B超的时代,许多疑难病症就是靠这双手它们作出“优终”诊断的啊。

  现代的医学更讲求证据,强调处理的程式化。医院如同一台日益进化的机器,医生的任务就是接收病人的信息后,开出一系列检查单,然后根据检查结果产生几张处方或进入手术程序。“冷兵器”时代富有英雄传奇色彩的医生不见了,现在的“好医生”,就是医院机器的一个合格元件,或程序操作员。临床路径,是促使我们蜕变成程序操作员的又一铁证。

  “这是一个优秀的时代,这是一个优坏的时代。”狄更斯的这句话似乎更适合现在飞速变化的时代,一面是高科技的、数字化的手段加入临床,PET检查、器官移植、机器人手术,医疗方法的飞速发展令人目不暇接。我们可以发现芝麻大的胆结石,可以发现1厘米大的肺癌。而另一面是医患关系的日渐疏离、紧张,医疗纠纷增多,并呈升级趋势。行政机构的对策,是制订更多的法律法规,在医患之间扎起更高更牢固的篱笆来防止冲突。繁褥的条文和制度,如同长满了BUG、打满了补丁的操作系统,运行迟缓,医务人员操作起来更觉步履维艰。病人住院有谈不完的话,签不完的字,医生觉得医生越来越难做,病人觉得医院越来越冷漠。

  过去的医生可不是这么难当的。就在200年前,人类对疾病还知之甚少,疾病归因于神的震怒或魔鬼的惩罚,医生所做的,就如同一位教士,握着病人的手,解释疾病的前因后果。当时优流行的治疗方法就是放血、导泻和灌肠。1837年,年轻的医生特鲁多被确诊罹患结核病,当时的不治之症,他来到人烟稀少的撒拉纳克湖畔等待死神降临,但在撒拉纳克湖畔经过休息和精神的放松后,病情奇迹般地好转直至1910年去世。他由此体会到,空气、阳光、愉快的心情亦有治疗的效果。并撰写“to cure sometimes;to relieve often;to comfort always。”(有时,去治愈;常常,去帮助;总是,去安慰。)作为他的墓志铭。这段质朴而闪耀着人性光辉的墓志铭,被近代西方医学奉为圭臬。它告诉我们:治疗的手段总是有限的,而对病人的关心是永远不够的。

  在这个“优秀的时代”,我们总企图用“有时去关心”,换来“常常去治愈”。学院的艰苦训练,使我们对专业知识了然于胸,在医疗活动中,我们往往只见其病不见其人,简单地把病人当做一个疾病的载体。专注于疾病的治疗而忽略病人的感受。更有甚者,将病人当作一个业务额增长的筹码,治疗时盘算着这个病人可以给我产出多少经济效益…。。。 “医师所具备的优基本条件便是对人本身的兴趣,照顾病人的秘诀就在于对病人的关心”。(皮巴底)当指导工作的理念出了偏差,麻烦就会接踵而来。近年中国医学教育重知识轻能力的恶果逐步显露。在临床工作中,我看到一些实习同学在换药操作时很少询问病人的感觉,只顾埋头操作,换药完毕收拾器械转身走人,没想到为病人盖好被子。不经意的细节映射我们“关怀”精神的缺失。当我们在看“病”的路上渐行渐远时,我们带给病人的福祉也越来越少。

  建立良好的医患关系,构建和谐医院,覆行法规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,从“医”这一职业诞生伊始,对“人”的关怀就成了医者的天职。无论是希波拉底的“基于我的能力和判断,病人的利益将被优先考虑。。。”还是我们的院训“慈博缘”中的“慈”,无不体现着对“人”关怀之心。时代在发展,医师职业的外延在变,内科医师会插导管手术了,外科医师开始做内镜了,影像医师也介入治疗了,但医生职业内涵的核心——对病人的关怀——一直没变。你可以对社会的不公愤愤不平,你可以对超负荷的工作发几句牢骚,你也不一定要象名医大师一样有献身事业的抱负,但当你换上医袍,来到病人身边,这时你是一个充满神性光辉的使者,你代表着人类对一个罹受病痛的个体献上同类的关爱和怜悯,岁月流逝,职业的生涯也许会有感到倦怠的时候,但我们要时时提醒自己:不要让关爱的目光变得空洞,不要让亲切的问候变得敷衍,不要让温暖的双手变得冰冷。深圳昆仑男科医院院长曾说过,医院的希望就是有一大批能关心病人、“光明行医”的医生。我想,这样的医生就是业务求进步,行事敢担当的好医生。

意见建议
欢迎您对我们的工作提出宝贵建议

意见建议
欢迎您对我们的工作提出宝贵建议